lovelove蛋黄酱

有点开心噢

如果万物消亡能让世界变得简单
我愿意诅咒这个世界万物消亡
如果这诅咒会让我下地狱
我愿意孤身前往



如果遇见你我的世界会变复杂
我也愿意为这相逢祈祷

不知道,怎样才算睡着了
一个清晰的梦境
许久没见的人

进入了这样一个风格强烈的梦境
北欧黑童话里色调低沉的暴雪
却搭配着图书馆游戏背景的黄昏
布局奇怪的老屋子
奇怪的男主人
奇怪的女仆
而我
是一个猎人

大院

浓烈的世界的气息
刺眼的纯白的日光
干燥的流动的夏风

在齿间拨动带着冰棍糖精味的被嚼出牙印的木棍
双唇间干燥翘起的死皮
脚心和凉鞋间黏黏糊糊的触感
撑不开的眼皮间交织在一起的睫毛
镜片上模糊的划痕和灰尘颗粒

那个时候这个世界糟透了
却比现在更让我满足
这是我关于夏天的记忆
无关任何人的记忆

刻在木桌上的半句

伸手就能抓住你
那该有多好
如果你不是一片羽毛
不是一滴泉水
不是一缕清风
我至少能拥有你
在我抓紧你的那瞬间

短暂的情书

世界上最不可估量的三样东西
长者的智慧
武士的勇气
我对你的喜欢

一张牛皮纸

他来了

怀中的牛皮纸上印着绝美的诗句

就算是在黑夜里开出的花

也替他悲悯

就算是多情又无情的艺伎

也为他流泪

就算是长眠于花海的夜莺

也对他吟诵

就算是我

也替他伤心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梦里呢?他问

那个黄昏倾倒入星湖的梦境

那个主的颂赞过的梦境

那个有你的梦境




电离出彩色的梦

嘿呀
你在哪?
喂喂
再见啦

怀疑

我总怀疑
有人拨动了时钟的指针
蠕动嘴唇
无法抗拒
雪融化的声音
在我眼前膨胀
迸裂的光芒让我睁不开眼睛
最后什么都抓不住
心亦悠悠
心亦忧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