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ove蛋黄酱

如果万物消亡能让世界变得简单
我愿意诅咒这个世界万物消亡
如果这诅咒会让我下地狱
我愿意孤身前往



如果遇见你我的世界会变复杂
我也愿意为这相逢祈祷

一个小故事

混混沌沌下了楼,吃力地推开便利店的玻璃门,暖意让我忍不住哆嗦了几下。
刚刚那么着急下楼是要干什么来着……居然想不起来了!
该死...我嘀咕着。
无意识地盯着手心的划痕,大概是几分钟前在家里砸东西时划破的...怎么不见了呢,明明...明明知道在哪的。是烟嘛?大概是烟瘾犯了吧,心里有一处空落落的,找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有...好难受。
“唉?”店员的呼唤声让我从混沌中抽离出来“你来啦?”
什么叫我来啦?好像是问句,带着熟人打招呼的亲昵。又好像是感叹句,有点点惊讶的欣喜和...担忧的拘谨?我经常来这么?我和他很熟么?不...应该说...“我认识你么?”说完这句我有点惊讶,嗓子眼甜甜的,我猜是撕心裂肺大喊后声带红肿的血腥味,低沉的嗓音有点莫名的颤抖。
疼痛的感觉倒是很熟悉,让我从那种一直飘在云端走的感觉踏实了点儿。眼神终于能聚焦到店员脸上了,是一个干净俊朗的年轻男人,衬衫很白,笑的很温柔。
这笑僵了五秒。
我有些不耐烦,透过他耳侧的空隙盯着货架上的烟盒。
他大概是叹了口气,取了烟说道“有没有哪里受伤?”大脑无法做出判断,难道我认识他?他是普通店员而已吧?而我却...我,我是谁?!我和他很熟吗?
低着头的时候掌心已经被贴好了创可贴,他转身从柜台后面取出一副墨镜口罩,轻轻拉过了我。我大概不喜欢别人靠太近,但是本能却不排斥这个人,糟了……又开始头痛了,眼神飘着却无法凝聚。

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站在小区里慢慢走着,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冻僵了的手握了握,掌心有个坚硬的物体。是把钥匙。
“别让别人看见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回来。”然后是一个温暖的拥抱……怎么那么暖呢,暖得我都快睡着了。刚刚的一幕在我脑海里一遍一遍重播。
不知走了多久,兜了多少圈,终于回到了家门口。
家...?我把这里称作家...?
打开门,终于支撑不住了......好温暖,虽然是一模一样的格局,但这里没有灰色的窗帘在冷风中鼓动的噪音,没有摆钟冰凉的窃窃私语,没有冷空气带着我的回音在身边乱窜……更重要的是,这种熟悉的味道,快要让我溺毙了。我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睡着。
-------------------------------
“这里是娱乐三十分,大家好我是小乐。本期节目是专访形式,想必大家最期待的就是天王许栖一年前车祸后的现状了,我们请到了他的助理来为大家解答,这也是..嗯时隔这么长时间,本人许可的第一次公开声明。关于那个...嗯,《息影声明》粉丝们争论的可谓是沸沸扬扬啊。当然粉丝们都是爱着他们的天王的...毕竟许天王这两年可谓是红透半边天啊……扯远了哈哈。因此对于他的健康状况,我们都非常关心,jm公司把天王保护的太好了哈哈哈,太神秘啦……粉丝们也都分成两派,一派任务许天王只是需要时间调整顺便休息下而已,另一派认为许天王的健康状况非常糟糕,已经到了没法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地步了,无论是哪种当然都是处于关心啦哈哈哈。那么请张助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
---------------------------------
“他这样下去公司高层也会放弃的!不......我看已经差不多了。不过这能怪谁?明明药物调控已经奏效了,排练时突然砸东西是怎么回事啊!和疯了没什么区别吧!发完疯就昏倒,怎么办?!”
“兰姐他,他也不想啊。谁都知道那些药物只是起镇定作用,对他的病没什么实质性作用的。您别气,就当他耍大牌了哈哈,那个他以前也没少发脾气……大家都习惯了,没事的,没事的。”
“你真当和以前一样呢,呵。娱乐圈瞬息万变,他是余热没过,公司里的人才配合他忍着他,心里早都不耐烦了。供着一个没有创造力的疯子?谁乐意?!也就我还傻,还愿意陪着你们熬!”
我觉得自己又快剥离出来了,那种走在迷雾里的感觉。床的不远处站的两人,争吵声也像抽出网的蛛丝,歪歪扭扭地爬进我耳中,却没传入我的脑海。
“都别吵了!我要喝水...小张。”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发出,胸膛震得酥酥痒痒的...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从自己嗓子里传出的声音。两张模糊的面孔远远的望着我,看不清表情。
水杯递了过来,我梳理着乱糟糟的思维。
“今天状态不好,明天录吧。可以吗兰姐?”
看着女人惊讶的表情,我笑了笑。头又昏昏沉沉...
“我先回家了……小张也休息吧,我自己能回。”
两人都走后,我在休息室里拨通了一个能默背出来的电话。好像是那个店员的,我自从那天去他家住了一晚后半个月都是赖在那里的,每天睡的都很安心。搂着他也很舒服……虽然他会脸红,但我只要一皱眉他还是会乖乖回来。可是我什么时候背过了他的电话?以前...么?不管了,现在就是很想见他。
“我想回家...”
“......啊!你在哪?我现在马上过来”
“在公司...”
“好!我马上来”
真像一只忠诚温暖的小狗啊,眼前浮现出那张让人安心的脸......总是噙着笑有些羞涩又很真挚,眼神明亮又专注的投射出热度。
另外许多张面孔也在我脑内漂浮,张程,一个勤恳实在的男人,据说是我的助理。
兰姐,策划总监,据说是我的伯乐。
我,据说是一个红到发紫的男明星...不幸的事一年前出了车祸。
我的对头,我的专属填词人,司机,前女友,甚至是我的几个粉丝团团长...不断有人告诉我,这些面孔都是属于谁的,他们和我是什么关系……甚至,我自己是谁,是个怎么样的人。
唯独,没有人对我讲叶戈是谁。叶戈是那个店员的名字。
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呢?那张脸为什么...对我这么重要呢?
--------

不知道,怎样才算睡着了
一个清晰的梦境
许久没见的人

进入了这样一个风格强烈的梦境
北欧黑童话里色调低沉的暴雪
却搭配着图书馆游戏背景的黄昏
布局奇怪的老屋子
奇怪的男主人
奇怪的女仆
而我
是一个猎人

大院

浓烈的世界的气息
刺眼的纯白的日光
干燥的流动的夏风

在齿间拨动带着冰棍糖精味的被嚼出牙印的木棍
双唇间干燥翘起的死皮
脚心和凉鞋间黏黏糊糊的触感
撑不开的眼皮间交织在一起的睫毛
镜片上模糊的划痕和灰尘颗粒

那个时候这个世界糟透了
却比现在更让我满足
这是我关于夏天的记忆
无关任何人的记忆

刻在木桌上的半句

伸手就能抓住你
那该有多好
如果你不是一片羽毛
不是一滴泉水
不是一缕清风
我至少能拥有你
在我抓紧你的那瞬间

短暂的情书

世界上最不可估量的三样东西
长者的智慧
武士的勇气
我对你的喜欢

一张牛皮纸

他来了

怀中的牛皮纸上印着绝美的诗句

就算是在黑夜里开出的花

也替他悲悯

就算是多情又无情的艺伎

也为他流泪

就算是长眠于花海的夜莺

也对他吟诵

就算是我

也替他伤心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梦里呢?他问

那个黄昏倾倒入星湖的梦境

那个主的颂赞过的梦境

那个有你的梦境




电离出彩色的梦

嘿呀
你在哪?
喂喂
再见啦

怀疑

我总怀疑
有人拨动了时钟的指针
蠕动嘴唇
无法抗拒
雪融化的声音
在我眼前膨胀
迸裂的光芒让我睁不开眼睛
最后什么都抓不住
心亦悠悠
心亦忧忧